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馆员动态

馆员敖普安:半是诗人半印人

时间:   2021-07-13 12:07

转自个三李哲 个三文艺批评


敖普安

又名甫安,号清湘逸士丶西泠印客等。祖籍江西清江,1942年出生于湖南湘潭。现居长沙。擅书法篆刻,兼诗文绘画。书法篆刻崇尚禅意书风,自谓“百衲体”,作品有书卷气、金石气,独出机杼,富于现代意识及审美情趣。曽入选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国展丶第二丶第三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及多次邀请展。入编《中国新文艺大系·书法集》《现代印选》《当代湖南书法选》《易经印集》《百家佛印》《现代篆刻家印蜕合集》《瑞福新章》等书。1995年,首创以洛夫现代诗入印刻成《诗魔之歌印集》并在加拿大展出,颇具影响。曾任《齐白石辞典》首席主编丶《中国书法名城》杂志创刊主编;《齐白石全集》《齐白石研究》编委、《湖南省志·美术篇》特约撰稿人。著有《攻玉室诗词选》以及书法篆刻作品集《真水无香》《松风水月》出版。现为中国书协会员丶中华诗词协会会员丶西泠印社社员丶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丶北京画院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丶湖南省书法院导师丶湖南省美协会员丶天心印社名誉社长丶岳麓印社艺术顾问。2014年荣获湘潭市首届“文化艺术名人”称号。

半是诗人半印人

□雨林

人与人相遇是一种缘分,如果和一个艺术家相遇那就是缘分中的缘分了。辛丑初夏,新冠肺炎的阴霾还没有完全散去,人们从最初的恐惧到目前的担忧和迷茫,在这期间,我与敖普安老师相遇了。

敖普安作为艺术界的宿老,在诗书画印方面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我作为一个晚辈和他有同样的喜好,并且痴迷其中,也就乐得讨教一二。唯一不同的是:他喜欢古典诗,而我喜欢现代诗。虽说这是诗的两种不同形式,但归根结蒂只有一个目的:写出流芳百世的好诗。好在天下诗人是一家,只要血脉里流淌诗的血液,就没有交流障碍。从他的学诗过程来看,早期学的是古典诗词,后来结识了“诗魔”洛夫,对现代诗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聊起来十分顺畅了,没有隔阂感,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作为一个杖朝之年的老人,能把社交软件玩得如此娴熟,是我作为一个知天命的人没有想到的。这个年龄的老人,一般学习兴趣不大,生活处于安然淡定的状态。而敖普安不是这类人,他在艺术的道路上孜孜不断地探求着,生命不息,临池不止。由于年龄问题,他的睡眠自有规律,有时半夜会醒,而我是一个夜猫子,常在半夜读书著文。我们时常会在凌晨聊上几句,彼此探讨一下书画创作方面的问题。我也把自己的画作、书法、篆刻作品给他看,让他批评、指点一二。


▲半是诗人半印人  敖普安  刊

在近代艺术史上,湖南湘潭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大书家毛泽东、大画家齐白石。毛泽东作为一个开天辟地的伟人,他的才能不只是在政治、军事上,在艺术方面,诗词、书法都首屈一指,他的草书被称为毛体书法。学习、跟随者众多。而作为平民画家齐白石,他的画作已被国家列入第一批禁止出境范畴。只要稍有点识文断字能力的人都知道,谁有一张齐白石的画,那你这一辈子基本上可以衣食无忧了。许多艺术家都受过这两位文化大佬的影响。而敖普安作为一个出身在湘潭的艺术家,在地域、文化方面受他们的影响更深。他不只是受影响,而是深入研究。他是《齐白石全集》的编委、《齐白石辞典》的主编,为推介乡贤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在两个艺术家中,他受齐白石的影响最大,齐白石给了他无限的养料,这主要体现在他的篆刻上,他的印一看就受到齐白石、黄牧甫的影响,又另出机杼。比如他没有沿袭齐白石的单刀法,而是在齐印的字型取法、印面布局上下功夫,融入自己对书法、刀法的理解,从而形成自己的面目。他深知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堂奥,通过刻刀来阐释篆刻之美,先后刻过几部印谱并为国家政要和文化名人刻过许多印章。

作为一个印人,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学修养,是难以为继的。敖普安在少时就拜当地名师,学习作诗填词,打下扎实的诗词功底。诗歌是文学艺术上的明珠,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如果不懂得诗歌艺术的美,那就谈不上真正的艺术家。优秀的诗作,必须打动人心。无论是他早年经历“春风秋雨缀芳华,瓦缽芒鞋处处家,偶及菩提荫下坐,飞花和梦落袈裟。”(敖普安诗)还是在非常年代静心耕读的“洗砚春池蛙击鼓,读书夤夜鼠窥灯”,都体现出一个优秀诗人的文学修养和性情。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他成为一个专职的文化干部,结识了全国各行各业的文化名人,切磋交流,为他今后取得的成就打下了基础,拓展了视野。

他和“诗魔”洛夫之间的结识和交往就是这样发生的。起先两人没有直接关系,只是经过他人介绍才认识的,一见面,两人成了忘年交。他们之间的交往,是两颗诗心之间的碰撞,是两个灵魂之间的交流。究其原因,都有着一颗赤子之心。随着交往的深入,为洛夫刻一部印集的念头,在敖普安头脑里萌发,这才有了后来《诗魔之歌印集》的诞生。这部印集由洛夫亲自选定印文内容,长句较多,难度较大。敖普安以充沛的精力、饱满的激情,历时一年半,前后刻了有一百五十方印,才完成了这项巨制。这是一项拼体力和耐力的工程,如果不是对诗歌的热爱,对艺术的痴迷,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也是无法想象的。《诗魔之歌印集》专以某位诗人的诗作入印,这在诗歌史和印学史上都是一个创举。


▲不系舟  敖普安  刊

“艺术就是赋情感以形式。”(李泽厚语)古稀之年的敖普安,治印相对来说少一些,更多的时间放在书法上。一个优秀的书法家,必须要有自己独立的面目,如果没有独立的面目,那就如恒河沙数,终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烟消云散。当代的书法家舒同、林散之、启功、沙孟海等,他们的作品之所以能从众多的书家中脱颖而出,最主要的一点:他们有自己的艺术特征和审美趣味。这种艺术特征是显性的,是不用你去细细品味,慢慢欣赏,是一眼就能打动人的特征,一眼就能震憾到你的特征。敖普安的书法融诸家之长,形成自己的“百衲体”,所谓的“百衲体”,说白了就是说融诸家之长,形成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既有外观上的明显特征,又有笔墨之间的禅意,形成一种不激不厉、风规自远的品质,他的书法刚劲挺拔,欹侧相倚,饶有趣味。楷书体现了一个书者的书学功底,一般书家很少以楷书示人,主要是怕露怯,而敖普安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书法作品以楷体为主,参以篆体笔法,深得业内人士和普通百姓的喜爱。他的楷书既有齐白石篆书的恣肆、伊秉绶稚拙憨厚的特点,当然也有《瘗鹤铭》、《礼器碑》、《衡方碑》的踪迹,取舍万殊,为我所用,最终形成自己的风格。

梳理敖普安的艺术历程,我们不难发现,他从事的艺术工作,做的都是“大工程”,啃的都是“硬骨头”。“试金攻玉卅春秋,铁杵都成绕指柔。万古禅心证缘分,夕阳西坠水东流。”(敖普安诗)这首诗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点。这些巨大的文化工程,如果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和诗人的激情是无法完成的。我们现在看到这些“大工程”,对后世的恩泽也是显而易见的。

前人之述备矣。作为后学的我,仅以拙文表达对敖普安老师的尊敬。

2021年6月于苏州

附:敖普安书印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