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栏目 > 湖湘文史 > 文史拾遗 > 2017年第二期 > 文史述往

蒋介石两到岳麓山

时间:   2017-09-04 11:09

  胡滔滔

  岳麓山作为长沙的风景名片,既是游人如织的景区,亦是众人膜拜的胜地。尤其山中安葬有大量辛亥革命时期的仁人志士,民国时期,大凡名人、政要到长沙,皆要登山览胜,祭扫英灵。

  蒋介石作为中国近代著名的政治人物,在实际统治大陆的22年时间里,曾七次来长沙,其中两次登上了岳麓山。

  蒋介石第一次上岳麓山亦是第一次来长沙,是在1926年8月,此时,正是中国现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北伐战争时期。北伐军中的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7军在国民革命军第8军唐生智的接应下,攻入长沙,获得长沙战役的胜利,时任北伐军总司令的蒋介石亲临长沙督师指导。这年的8月12日凌晨,蒋抵长沙,先后下榻于原交涉使署和省长公署。北伐军总司令部设在藩正街省长公署(清代布政使署旧址)。在长沙,他召开了著名的长沙军事会议,确定了第一期北伐的战略方针和军事部署,发表了《讨吴(佩孚)宣言》,北伐大军向吴系军队的总攻击开始。8月14日,蒋介石在唐生智、李宗仁等的陪同下在协操坪(今省人民体育场)进行了阅兵典礼,时因坐骑受惊而坠马,但并未影响蒋介石于19日兴致勃勃地登上岳麓山。这一天,他偕同苏联籍广州国民革命政府总军事顾问加伦将军、北伐军总参谋长白崇禧、北伐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张翼鹏、第8军第5师师长叶琪等,由军轮码头乘汽船渡河上山。在岳麓山上,他祭拜了民国开国元勋黄兴、蔡锷、刘岜涛等人之墓,并在黄兴墓庐就餐。还游览了云麓宫、万寿寺(麓山寺)、岳麓书院,观赏唐代麓山寺碑。

  蒋介石在当天的日记中记道:“1926年8月19日,上午,游岳麓山,祭蔡(松坡)、黄(克强)、刘(岜涛)诸先生墓。以蔡为最优。在黄庄午餐,访云麓宫,规制甚小。岳巅万寿寺,残破不堪。岳麓书院今现为湖南大学(笔者注:1926年,湖南大学正式定名,其时岳麓书院门柱上挂有“湖南大学第一院”校牌。3月9日曾在岳麓书院讲堂举行湖南大学第一次开学典礼,时力主设立湖南大学的湖南省政府省长赵恒惕到场发表训词),李北海碑尚在。归途遇大风,(晚)七时许,至行营,得前方战报,知我军己过汨罗江,正在追赶。”

  《李宗仁回忆录》等书及一些文史资料均记录了北伐战争时期,蒋介石在长沙与唐生智之间的故事,游岳麓山的记录,似乎仅见于《蒋介石日记》,不过,细翻民国时期湖湘旧报,1926年8月20日的湖南《通俗日报》倒是以《总司令拜奠黄蔡两上将的墓》为题进行了简单报道。同日的湖南《大公报》也以《蒋总司令昨日游岳麓》予以记录。在登山前蒋介石固然有过不快,但在登山后,却接获北伐军胜利进军、突破汨罗江的捷报,此后,北伐军一路高歌猛进,国民革命军在汀泗桥、贺胜桥两战皆胜,不久更饮马长江,会师武汉。

  蒋介石第二次登岳麓山的时间是1932年10月31日,为他第三次来长沙之时。此次来长视察,听取何键在湖南反共“围剿”的情况汇报,部署对红军的“围剿”。他先后视察了何键在长沙修筑的军事防务,何氏创办的国术训练所(设又一村民众俱乐部),以及周南、明德等三湘名校,并亲笔为之题词。30日,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视察了刚开业不久的国货陈列馆。31日,是黄蔡焦陈四先烈逝世纪念日,省府先期委派吴昌礼、彭树峰赴岳麓山布置一切。公祭筹备处原设祭堂在蔡锷墓庐,后因参与祭奠的人多了,地方狭窄,临时又改到万寿寺(麓山寺)正殿,31日上午10时,在中山纪念堂出席总理纪念周训话后,蒋介石偕同夫人宋美龄与何键、刘建绪、李觉、陶广、曹伯闻、谭常恺等,以及省政府各委员会委员、省会警备部司令胡达、省会公安局局长彭灼,各机关科长、秘书,各届代表等200多人由中山纪念堂出发,分乘汽车直到长沙关码头坐汽船过河,在溁湾市上岸,分乘小轿上山,至五轮塔处下轿。蒋、何等乃步行至万寿寺(麓山寺),略事休息,即入祭堂致祭,祭堂设于万寿寺内,上设黄蔡焦陈四先烈牌位,并悬“精神不死”花圈。11时全体与祭人员齐聚祭堂举行公祭仪式,由蒋介石、何键主祭,党政各要人各代表分列两旁肃立,由熊士鼎、罗钺等司仪,一时国乐腾沸,全程肃穆。先向黄蔡焦陈四先烈神位行礼,献牲、花、果、馔后宣读祭文:

  中华民国二十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立法院委员宋关龄率湖南省党部委员王祺、张炯、朱浩怀、谢祖尧、黄家声、彭国钧、彭运斌、萧逢蔚、孟庆暄、刘宾书,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委员曾继梧、叶开鑫、宋鹤庚、曹典球、吴剑学、曾伯闻、张开琏、谭常恺、朱经农、黄士衡、陈渠珍、余籍传,秘书长易书竹,二十八军军长刘建绪,十五师师长王东原,十六师师长彭位仁,十九师师长李觉,六十二师师长陶广,六十三师师长陈光中,湖南高等法院院长徐声金、湖南省会警备司令胡达等,敬具牲、礼、果、馔,昭祭焦、陈、黄、蔡四公之灵曰:呜乎,民治建极,实始辛亥。继鄂首义,高标异彩。变起仓卒,事后永哀。麓山夜雨,魂兮归来。显显善化,蹇蹇邵阳。望昭九有,勋迈一匡。出民水火,树国纪纲。天不憨遗,思何可忘。宇内多故,兵燹屡岁。岛夷猾夏。近祸尤厉,斯民托庇。国繋紫苞桑,遏寇锄暴。白日弥光,墓碑屹立。铜像巍然,祀事孔肃。精诚万年。尚飨。

   

关野贞1920年代拍摄的黄兴墓

1926年,湖南大学正式定名,其时岳麓书院门柱上挂有“湖南大学第一院”校牌

 

  祭毕午餐。午后一时,与祭者一部分下山过河返城,因蒋及夫人欲游览麓山名胜。及黄、蔡等墓庐,所以仍留山中。何键、刘建绪、谭常恺等随陪。先到蔡锷墓,次到黄兴墓,其时黄兴先生长子黄一欧的夫人李女士预备了西乐祭品等候,蒋及何键率党政军各要人向黄兴墓行三鞠躬致祭,由李女士答礼。祭毕,照了一张团体照,留以纪念。再坐轿到云麓宫游览,再到刘岜涛墓,转到焦陈二墓,再到张辉瓒墓,一一拜谒致祭,并留影纪念。之后下岜涛亭,前往湖南大学。湖南大学先己派杨阜新博士赴山欢迎。蒋至校后,该校全体学生整队欢迎。

  蒋出席大礼堂训话约半小时之久。

  在训话中他希望全校学生本着湖南以往革命精神挽救中国,提高民族地位,做全国模范。青年学生要以“整齐严肃”精神求做人、救国的道理。并必须在“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个方面加以修养。鼓励青年学生只要有真正的觉悟,残暴日寇不难战胜。古人云“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湘人不可妄自菲薄等等。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军入侵中国东北,1932年日军制造“一·二八”事变,第19路军奋起抵抗,淞沪抗战硝烟未散,正值国难当头,青年学生激愤飞扬时,身处内外政治漩涡中的蒋介石的训词中不免亦表明有抗日的态度,以安抚情绪激昂的学生。

  在湖大讲话后,时已六时,蒋因岳麓山为名山胜地,古人讲学之区,空气较长沙城内新鲜,故暂住张辉瓒墓庐藉以休息。何键、朱经农、曹典球等则住万寿寺。其他人下山过河返城。10月31日这一天,正值蒋介石45岁生日。当天的岳麓山之行,第二天的上海《申报》、湖南《大公报》、湖南《通俗日报》等均做了相当篇幅的报道。蒋在自己当天的日记中也予以记录。实录如下:“1932年10月31日,周一,提要:雪耻,人定胜天(“九一八”后的每天蒋氏必在日记前写上此句),社会记事:立志养气,立品修行,气候:晴,温度:七十五度。上午到中山纪念堂,纪念周后讲演约一小时。毕,往岳麓山,祭黄蔡焦陈各先烈后,在张石候墓庐住宿。下午由蔡墓经黄墓再至云麓宫,眺望湘江,极一时之胜,而感今昔之情,不禁怅惘系之。到湖南大学讲演,以“忠孝廉节”与“整齐严肃”一大学内所刊古石为题,勖勉诸生。近日屡悔致力于教育之不早,以致国事无从收拾,而不能不恨一般长衫老党员,以教育界先辈与文人自鸣者,不及早提倡,而使近日党国败坏至此也。”

  平心而论,民国时期时高等教育事业能够得到发展,尤其在民族危亡之际,中华民族的文化教育得以保全并发扬光大,作为当时中国最高主政者的蒋介石及其政府是给以了足够的重视和关注的。如“战时教育作平时看”“贷金制度”以及与岳麓山相关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南迁,故宫文物西迁等,均显现了蒋氏对教育、文化的关切、注重。

  11月1日上午九时蒋等人始过河赴协操坪检阅第四路军在长沙的部队。

  这之后的1936年4月27日,1938年10月至11月,1939年的10月蒋三次来长皆因军情危急行色匆匆,未能再上岳麓山。

1930年代的麓山

 

 

  (作者单位:岳麓山风景区管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