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栏目 > 湖湘文史 > 文史拾遗 > 2013年第二期 > 民俗风情

巫教——梅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时间:   2015-01-19 14:01

刘期贵 

    

  梅山文化源于九百多年前的土著部落“梅山洞蛮”,在特殊环境下形成发展起来的一种独特的地域文化,是古代湖湘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湖湘文化又与我国的其他地域文化一道,构筑了辉煌灿烂的华夏文明。梅山文化区域主要分布在湖南省的隆回、武冈、洞口、溆浦、新邵及涟源、冷水江、安化、新化等县市的部分地区。梅山文化主要包含这些地域内的民间宗教、民间文学、民俗文化等等。其中尤以民间宗教——巫教,在这一地区的广大民众之中根深蒂固,凝聚着梅山民众顽强的生命力,深受乡民喜欢,一直久盛未衰。 

    

巫教的源流 

    

  巫教的祖师尊崇太上李老君\江西龙虎山的张天师,其弟子亦称巫师、师公。老师傅亦叫大巫师、法主等,梅山区域内的巫教有近千年的历史,以古老奇特的民俗风情为基础,又受道教、佛教等宗教的影响,深受乡民欢迎。乡民中崇拜神鬼、崇拜先祖、供奉自己的地主公公等信仰现象普通存在。 

  拥有众多信仰者的巫教,其源流书面材料甚少。据隆回的师祖们口传,隆回巫教最初是由武冈啟教公公边法样、边氏法仙朱法虎、谭法来、谭法开、黄法林等立坛传入的,后来各姓又陆续有出去拜法的法师,主要拜法地点为江西龙虎山和福建福州沉毛江。传说去这些地方拜法的有陈法盟、邹法灵、王法富、魏法清、廖法全、赵法寿、刘法全、阳法清、庞法奇、邓法虎等,这些巫教先祖大法师们都被他们的后人供奉为家祖公,亦称阴司公公、地主法官。 

  梅山区域内的巫教大致分为二支:一支以福建省福州市罗源县白石江的闾山九郎为法主;另一支以江西龙虎山的毛山八郎为法主。这两个支派虽传自不同地区,但经过历史变迁,现已大同小异。就隆回而言,崇拜闾山九郎为法主的居多,比较有名的法坛有鸟树下印上的富公教、司门前的永兴坛、田心老君殿的全公教、六都寨的扶教堂等。 

  这些地域的巫师们以隆回、新化为界,做中小型法事大同小异,做大型法事时,区别要大一些,毛山八郎一宗的法坛,做还庆贺愿大法事时,是不做扬子桥这一段法事的,但在做两天两晚的法事时也要造桥,桥用一根长凳代替,摆在右边。巫师则一副女人打扮,身系罗裙,手拿油纸扇,唱着傩歌,跳着傩舞,好比唱花鼓戏一样,看味十足。因动作难度大,南面的巫师是要先学会唱戏,才能学好巫师的。闾山九郎一派,一定要上扬子桥才勾愿,桥摆在左边,师公要穿法衣,戴头扎,有的坛头属师道两教,庆公公做道场都搞,而大多数坛头是专一的巫教,就只庆菩萨,不做道场。以动作和唱腔上看,隆回县方向的巫师粗犷、豪放,而新化县的师公相对优雅一点,隆回方向的巫师劝文唱文唱得挺精彩,能与东北的二人转媲美。 

  隆回方面一较著名的巫师有邹渔民、周千寿、阳礼林、刘期贵、赵钱喜、伍进军,这些巫师声名远扬,香火兴旺,弟子遍布隆回各个乡镇。刘期贵、曾令兴、曾法坤等人还多次参加全国性的梅山文化研讨会和相关学术交流。 

    

巫师的法事 

    

  巫师的法事活动甚多,大小法事有20多种,小中型法事有:收惊、淘胎、打符、罩钵、谢地安龙、开光立座、拔生替死 、画水退煞、画安胎水、催胎水、和合水、蒙心水、止血水、打龙船、赶猎封山开山、漾海、退伤、小回圣帝都督、小回侯亡板桥、打黄坛、回送占卜、烧夜纸、小回天神咒祖、回奉俱天、回灵官雷祖、打长鼓等。大型法事有还庆贺愿、抛牌奏职、奏曹引渡、祈晴祷雨、走猖团庙、庆娘娘、大回天神等,不管是哪样法事,他们的目的和宗旨都是驱邪镇鬼,求神鬼庇佑家人四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财源广进。 

  巫师做得最多的法事是还庆贺愿,又称庆菩萨、庆公公、庆大愿。旧时,由于缺乏科学知识,人们如遇天灾人祸时,往往会认为这是神灵在处罚、鬼神在作祟,所以每当遇病遭灾或生意买卖、耕作养育等出现问题时,就会虔诚地向神灵、家祖公公许下诺言,寻求帮助去灾,愿望一旦实现就需还愿。当然也有不许愿就直接还愿的,只要感觉得当年家人平安顺遂就可做还愿法事。法事一般在秋冬季举行,以一天一晚的居多。有时也有两天两晚、三天三夜的。 

  还庆贺愿一般由一个巫师带一个徒弟完成,若两天两夜的,至少要四个人,选择还愿的日子由主客双方商定,选好黄道吉日,然后由巫师开好疏单(清单),香主按照疏单上的名称逐一备办箱、纸、毛墨、神烛、火纸、土香、香油、鞭炮及鸡鱼肉三牲等祭祀用品。 

  还庆贺愿集巫师吹、打、唱、跳、武的全部招数,具有宗教和文娱的功能,共有拜经、请神发疏、三场会、庆梅山、降土地、扬子桥、辞圣安神等七场法事。 

    

巫教的教仪、教规、教法 

    

  巫教的收徒授教,一般只传自己嫡系亲属,很少收外人为徒。要学巫师,首先要本人乐意,父母同意,再经中介人带去见师傅。师傅要面试其语言表达能力,了解其家庭情况和年龄、文化素质,并与其讲清楚学教的难处。徒弟要表明学教的决心,方可收为门徒,只待选好黄道吉日,再把师傅接至家中,举行拜师典礼,并邀请同门师傅和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者,作为拜师的见证人,吃罢酒席,然后由师傅讲明收徒的规矩与要求,最后立下投师合同,在场人一一签名画押。 

  徒弟出师要举行抛牌奏职仪式,类似于今天的毕业典礼。抛,本意为丢弃、撇开,这里引申为传授;抛牌就是传牌授教,奏职就是徒弟已经在师傅处学艺结业,已将其职品奏上玉皇、元皇、老君殿前,正式有职有权了,可正式成为其宗教的继承人。 

  抛牌奏职也是一项非常有趣味的大型法事活动,它集巫教吹、打、跳、武、唱的精华,场面声势浩大,妙趣横生。巫师廿余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开支之巨大,准备之繁琐,法事之复杂,胜过任何一项法事活动。抛牌奏职有迎接法官、盘道斗法、祭旗游街、发猖破庙、辞别六亲、道台授教、捉鬼入牌、抛牌过法等几项重要法事。 

  抛牌奏职最后一天举行戒卦仪式。在户外扎立三清大殿,扦立抚州四十八街,传度师父居中而坐,徒弟面师而跪,师父叮嘱有关教规教法,诸如:只把一生行正教,自有天地不亏人;一来莫误香主事,二来莫误马前兵;碗米法事也要去,担米法事也要行;有也行,无也行,寄信相逢切莫行;天光喊,天光行;半夜喊,走如云;莫论琉璃并瓦垢,乌云暴雨也要行;莫说东家茶好吃,莫讲西家酒好吞;人家有饭多呷碗,千记莫道月旦评;人人都有姐和妹,怀内藏针比良心;老者比做父母辈,少者犹如手足情。传度师父讲完这些教规教法后,再由左右三清师为新坛徒弟受戒。左右三清师父讲的九皈十戒,十分严厉、苛刻,如若有违,空受无戒。也就是说今后如果违反告诫,这次抛牌奏职就失去作用了。三清师是这样讲的:一戒为师之人,上敬天,下敬地,出前入后,不得赤身露体,不犯三光五戊;二戒不要呵风骂雨,污人名姓;三戒不孝父母,不和兄弟,不友邻舍;四戒早晚侍奉香火,朔望之日,朝暮持家养老,不得怠慢;五戒莫忘祖师,不得忘恩负义;六戒香主相请,莫图银钱,莫要言轻语重,不得败人德行;七戒不要贪酒恋食,一误弟子,二语信人;八戒赌博场中,投钱落地,莫输打赢要;九戒十方行归,路逢嫩妇少女,他从上路而过,你得下路而避,擦身而过,若有歹念,空受无戒;十戒为师之日莫听小言,要广行方便,积德行善。师傅叮嘱后,传度师傅立于前,手捧一碗饭,上面放只鸡腿,师傅先吃几口,问道:“师傅给碗饭你呷,要不要?”徒弟答:“要。”师傅:“这碗饭拿着是块骨头,丢了是坨肉,呷不呷。”徒弟答:“呷。”师傅即故意用微量香灰把饭弄脏,徒弟要当面吃下,然后师傅戒卦,阴、胜、阳三卦打好后,师傅要把新置法衣、法帽、师棍、师刀、牌带、牛角等法器通过法师交给新坛弟子,供其日后行教施法时使用。最后,过法师、接法师两人联手端着玉皇印,传度师傅拜过后,新坛弟子亦四礼四拜,再由传度师傅经过法师交于新坛弟子久日行用,香火通行。掌坛师又把早就取好的法名、职品用朱红纸写好,为捷报高升、文凭执教,张榜公布。 

    

挖掘整理,去伪存真 

    

  历史悠久的师公教至今仍能在不少民众的生活中发挥其宗教文化的重要作用,并且受到日益增多的国内外宗教文化研究工作者的关注与重视,这是与它具有相当的实用价值与文化价值分不开的,试归纳为以下几点: 

  一、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旧时,在文化水平和生产力都很低落的梅山区域,这些法事具有强大的社会教育功能,因其内容涉及社会生活、家庭生活、劳动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拜诵灶王经、关圣帝经、南岳经及唱劝事文等,其中不少内容是宣扬忠孝仁爱、礼义廉耻;规劝人们要孝教父母、尊敬长辈、夫妻恩爱、兄弟和睦、邻里团结、辛勤劳动、戒赌戒色等,时至当今,也仍是有助于和谐社会建设的。 

  二、能增添创造新生活的动力。在信人中,通过各种驱鬼祈福的法事活动,使他们人财两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愿望,能得到心理的支持和精神上的某种满足,从而增添创造美好生活的动力。 

  三、有助于文化娱乐生活的多样化。旧时,这一地区交通闭塞,人们生活枯燥泛味,在紧张的劳累之后或茶余饭后,也需要松弛、闲适和娱乐。通过观看庆贺愿等法事中优美的傩舞,悦耳的音乐旋律,滑稽可笑的唱做,可达人神共娱的目的。今天也仍可为乡民文化生活增添多样化的色彩。传统味越浓,就越能给人以特殊的品位感。 

  四、有一定的文化价值。 

  例如:师公的一些科本和疏格内容,如过牌的牌经书,九申十三奏疏文,以及一些法事的唱词等,反映了乡土社会民众的生活、心理愿望等。 

  又如:存留有气势磅礴的古代战场图像的影子的还庆贺愿。整个法事布局安排,从请神启圣的摆设将台,分为上中下三等神袛,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上座是战场的总指挥太上老君在调兵遣将。师公发文疏以后,把各路大军请来,“安营立寨”,通过庆三场会,把兵马进行绕坛操练,再庆贺三硐梅山,把他们训练成一支精锐部队。扬子桥前踩动九州八卦,排兵布阵,勇猛杀敌。待战斗胜利,各路兵马凯旋后,便“辞圣倒纂”把各路将帅兵马送走等等。对我们了解研究古代,特别是梅山地区的军事历史是有参考价值的。 

  巫教是梅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保留了该区域内古代劳动人民生动形象的原始生活画面,有些神秘莫测,用科学都无法解释,有的广大民俗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做更进一步的挖掘、整理和保护,使这些古老而神秘的文化能进一步去伪存真,发扬光大,造福人类。 

(作者系邵阳市政协文史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