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栏目 > 湖湘文史 > 文史拾遗 > 2012年第四期 > 湖湘文化研究

长沙大火善后

时间:   2015-03-05 16:03

尹任先遗作 

  编者按:值此长沙“文夕”大火74周年之际,我刊发表尹任先先生的这篇遗作,以作纪念。尹任先(18871964),湖南省攸县人。1913年赴美留学,成为基督徒。1917年获哈佛大学文学士学位。1919年受表兄聂云台先生之邀,赴上海协助其兴办纺织工业。1924年在天津自创西北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31年步入政界,先后任河南省印花烟酒局局长、河南省财政厅厅长等职。19372月调任湖南省财政厅厅长,任内主持了长沙大火的善后救灾工作。1942年脱离政界,专事教育,在重庆创办私立圣光学校。1946年圣光学校迁至苏州,直至1955年改为苏州市立第五中学。

 

    

  19377月抗日战争爆发,日军入侵,步步向内地进逼。193810月下旬日军攻陷武汉,觊觎湖南,省会长沙顿呈战时景象。为了应变,省政府一面将各机关迁往沅陵,一面加紧疏散市民。同年1112日深夜,长沙城发生大火,市区十之八九化为废墟,数千人葬身火海,数万人沦为灾民,无家可归,饥寒交迫。对此惨祸,举国震惊,群情激愤。长沙警备司令等三人因失职而被处决,省主席张治中也因用人失察受到撤职留任的处分。 

  当时,善后救灾成为最紧迫的任务,这本是民政部门的分内工作,责无旁贷。然而民政厅长陶履谦,深知此次救灾非同寻常,任务艰巨,风险极大,稍有失误,后果堪虞,竞不肯出来领导救灾工作。省主席张治中先生刚受处分,处境困窘,对陶的渎职逃避行为,也无力管束。于是找我商量,恳请我来主持赈灾。我当即接受此任,并报告他说,省财政厅尚有数十万元现款,可用作救灾,使他大得宽慰。 

  大火后十天,1122日,成立了“长沙市火灾善后救济委员会”,主持一切救济事宜。我是主任委员。著名剧作家田汉和长沙市长席楚霖为副主任委员,常务委员中有教育厅长朱经农、长沙市基督教青年会总干事张以藩等人。下设总务、救济等八个组。救济总额五十万元,其中省府筹集三十万元,中央拨款二十万元。办公地点设在财政厅内。 

  为使灾民能在隆冬季节尽快得到救济金,救济委员会决定直接发款给灾民。这种赈灾方式,在我国是前所未有的,全无先例可资借鉴,工作的难度极大。委员会还决定救济对象须先登记并领取长沙市发给的难民证,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每人领款五元,发款日期为121日。 

  发款那天清早,成千上万的凄苦灾民,便从四面八方扶老携幼涌向指定地点。发款时间未到,场内已经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后因发现,不少原来已去外地投亲靠友的人,也闻讯赶回,却未领难民证。只好临时改变规定:另发救济金兑换券,按上指印,凭券取款。这样,不仅实际人数将大大超过预计,而且也很难杜绝重复领款或并非难民之人前来冒领。由于人群拥挤,秩序混乱,发款进度缓慢;一些迟到的灾民又继续不断入场,时至傍晚,待赈的灾民依然众多,使原定一天结束的工作欲罢不能。但若继续发放下去,又有谁敢担保靠这有限的救济款能圆满的收场呢?真是骑虎难下,进退维谷。工作人员均不知所措,纷纷前来请示。

 

在长沙教育会评等待发放赈灾款的灾民

  思之再三,我决定次日上午继续发款给待赈的灾民。开始时人群争领的情形一如昨日,然而奇妙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领款的人数竞自然而然地减少下来。及至夜幕降临,所有灾民全都领款离去,再无一人滞留。一场惊心动魄的大规模救灾活动,便这样平静顺利地宣告结束,工作人员个个如释重负,额手称庆。 

  赈灾结束的当晚,领款人数尚未统计完毕,中央社记者即根据原先登记的人数,以《长沙大火,灾民六万》为题,迅速作了如下的报道: 

  【中央社长沙二日电】本市火灾灾民登记业已结束。统计住所者二二五。名,不住所者二万三千六百七十一名,此外收容孤儿一。名,连同湘潭萍乡等处登记者,预计总数在六万左右。昨今两日发给灾民贷款证及疏散费,灾民已开始向选定之县份出发。事后点清按有指印的兑换券九万余张,发款总数四十余万元,两数相符;超出领取难民证的人数达三万之多。尽管如此,一切前来申请救济的人还是都领到了赈款,但又没有突破五十万元的总额,并略有结余。恰似耶稣用五饼二鱼使五千人吃饱以后,尚有十二篮零碎。张以藩先生十分感慨地说:“真想不到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发放了九万人的救济费,把钱直接送到灾民手中,不出差错,简直是神迹!”当时两湖监察使高一涵,在实地视察后,也对这次救灾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此次长沙火灾临时救济工作中,虽尚未完全避免灾民之冒领、重领等事,而赈款均能用之于灾民,办事人员之不中饱,则予各方面以极良好之印象,而为过去赈济之所未有。” 

  救灾结束了,灾民散去了,各方对省主席张治中的怨愤和指责也逐渐平息下去。张先生深为感激地对我说,这次赈灾有三件事是他所不曾料到的:一是想不到在极其严峻的形势下,你会毫不犹豫地承担这风险很大的分外工作;二是想不到在此战争年代,日本大军压境的危急时刻,地方财政非但没有赤字,而且还拿得出数十万元来赈灾;三是想不到赈灾工作竞进行得如此顺利。自此以后,我们成了挚友。 

  不久湖南省政府改组,193921日,薛岳接任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调任中央侍从室主任,我也奉调到财政部工作,离开了湖南去重庆就任新职。 

  (此文由尹任先之侄尹懋辉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