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事馆员介绍 > 馆员简介 > 馆员

李永明

时间: 2015-04-02 10:04

  李永明自传

 

  我原籍广东省揭阳县,1930年生于新加坡,小时曾随父母回国,后又到了香港。1953年我在香港新侨中学毕业后,怀着满腔热情,响应祖国号召,于7月与同班同学30多人集体到广州,并由市教育局先安排到广雅中学住宿和补习功课,准备参加高考。回国时,我曾写了一首新诗,题目叫做《在自由的天空里尽情飞翔》。诗的最后一段写道:“祖国啊,我的母我们誓为你努力学习,我们愿意把最宝贵的东西——生命献给你,我们要把你建成人世的天堂!”这首诗于1953年9月2日曾发表与香港《文汇报》。

  我报考大学时,我填报的第一志愿为电机系,第二志愿为机械系,第三志愿还没填时,班长走过来对我说:“我们班30多人,没有一个填文科志愿的,你是我们班上作文最好的,曾获作文比赛冠军,又曾在香港《文汇报》、《大公报》先后发表过20多篇诗文,你就填报文科吧!”我不加思索地说:“这好办,我把第一志愿改报中文系就行了。”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改竟定了终身。考完后,我被录取在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一年级时就当上了现代文学科代表。二年级时,班上成立了古典文学、现代文学、戏剧、语言等研究小组。班团支部书记对我说:“语言组没人报名,你带个头吧!”我又不加思索地报了名。语言科研小组有六、七人报名,并推我为组长。语言科目中,我又专攻冷门方言学。

  我第一篇学年论文的题目是《潮州方言的语法特点》。潮州话是我的母语,做起来也并不太难。以后,毕业论文是《潮州方言》,共20万字。该文于1959年作为《中国语文丛书》之一,由中华局局出版。70年代香港神州图书公司曾盗版在海外发行。

  我于1957年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到湖南省衡阳市第八中学教语文兼班主任,先后被评为市教育系统红旗竞赛积极分子,市科技先进工作者,市优秀班主任。1963年初,我利用寒假记录了衡阳方言语音。这年暑假,我带上几位学生在南岳三中一面整理衡阳方言语音,一面记录衡阳方言词汇。同年 9月,我被调至市教师进修学院任教。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我受到冲击,并于1968年10月入市干校劳动,1971年6月在市里挖防空洞,因工伤骨折,在家休养9年。在此期间,我广读古今典籍、语言及方言学专著、二十四史及其他古典名著。《潮州人民普通容易读错的字》以及《衡阳方言》、《普通话对照·衡阳方言词汇》等著作,都是在休养期间写成的。

  1980年7月,我被调至湘潭大学中文系任教,任方言研究室主任,后晋升为教授,其他社会兼职有:全国汉语方言学会执行理事、理事;湖南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湖南省对外交流协会常务理事;湖南省语言学会常务理事、方言研究会会长;《湖南省志、方言志》主编;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我已出版的主要著作除《潮州方言》外,还有《潮州人民普通话容易读错的字》(广东人民出版社,1980年)、《普通对照.衡阳方言词汇》(湘潭大学学报编辑部,1984年)、《衡阳方言》(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年)、《临武方言》(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常德方言志》(岳麓书社,1989年)、《长沙方言》(湖南出版社,1991年)等,共200余万字。此外,我在国内外刊物上先后发表论文20余篇,共约20余万字,已完成调查并整理成初稿的还有湘潭、湘阴、岳阳、临湘、嘉禾、宁远、永州七地的方言著作,近百万字的《潮州方言词典》已做好卡片,只待编排次序和誊写,已出版的《潮州方言》,原为20万字,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搜集资料,拟增补至50万字。这些书稿一旦筹到经费即可一一问世。

  我先后被评为全国文字改革和推广普通话积极分子(国家

  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1986年)、《湖南省志》先进修志工作者(湖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1988年)、湘潭市侨务先进工作者(市侨务办公室,1990年)、湘潭大学优秀专业技术工作者(湘潭大学,1991年)、三胞亲友先进个人(湘潭市三胞亲友谊联会,1995年)、为党争光,为民造福先进个人(湘潭大学老龄委员会,1995年)。《普通话对照-衡阳方言词汇》获省高校“六五”期间科研成果社会科学三等奖(湖南省教委,1987年),  《衡阳方言》获省首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中共湖南省委、省人民政府办公厅,1992年),《长沙方言》获省第二届社会科学成果优秀奖(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1994年)。

  从80年代开始,我曾多次赴海外出席国际会议:1989年12月,赴新加坡出席“世界华文教学研讨会”;1992年6月,赴新加坡出席“第一届国际汉语语言学会议”;1993年1月,赴香港出席“第三届国际闽方言研讨会”;1993年12月,赴香港出席“第四届国际粤方言研讨会”和“潮州学国际研讨会”;1995年12月,又赴香港出席“1997与香港中国语文研讨会”。此次在大会上宣读的论文为《1997香港语文应与内地接轨》,其论点被香港《星岛日报》1995年12月11日报导时所摘登,也被新加坡《联合早报》1996年1月5日报导时所摘登。

  我现虽已退休,但仍兼湘潭大学方言研究室主任,承担的一个国家级研究课题正在进行中。我任主编的《湖南省志·方言志》计划为120万字,亦正在编纂之中。“老牛明知夕阳短,不待扬鞭自奋蹄”。在我有生之年,将竭尽全力为祖国的方言研究工作做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