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色栏目>湖湘文史>文史拾遗>2017年第三期>三湘人物

黄冕传奇

时间:  2018-05-10

黄柏强   黄建成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林则徐、左宗棠、曾国藩,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而湖南长沙县人黄冕,则因先后与上述三人有着不解之缘,书写出他独特的人生传奇。 

  黄冕,字服周,号南坡,1795年生,湖南长沙县白沙乡梁家塅人。《清史稿·黄冕传》载“冕仕宦初为陶澍、林则徐所知,晚在籍为骆秉章所倚任。时称其干济,被谤亦甚云”。 

  一、林则徐的亲密战友 

  1974年以前,长沙县福临镇孙家桥村菜水塘饗堂湾有一“汀龙黄氏”祠堂,为清光绪年间汀龙黄氏第17世黄冕所建。其大门两侧悬挂门匾,是林则徐亲笔所提:“西塞论心亲旧雨;东山转眼起停云”,而且在对联两侧题款,大意是:南坡仁弟奉圣旨赐还,吾赶至昌都送别等语【1】十年浩劫来临之际,此匾由宗亲曾蒲送交湖南省博物馆保存,祠堂亦于1974年被拆除。 

  从林则徐“赶至昌都送别”,可知林则徐与黄冕感情非同一般。 

  同治江苏 

  关于黄冕,《清史稿·黄冕传》载“年二十,官两淮盐大使,治淮、扬赈有声。初行海运,巡抚陶澍使赴上海集沙船与议,尽得要领,授江都知县。历元和、上海,署太仓州,擢苏州府同知,晋秩知府,署常州、镇江,有大兴作,大吏悉倚以办。疏治刘河海口,上海蒲汇塘,常州芙蓉圩、孟河,冕皆躬任之。” 

  朱冕荣,长沙县双江人,与左宗棠同入新疆。朱冕荣之孙朱茂怡在《黃冕与林则徐》一文中载,黄冕“幼颖悟,不乐举业,而博览群书,尤留心于经世致用之学。年二十,官两淮盐运使,委办淮杨赈务,襄筹海运漕粮,受知于陶澍与林则徐。陶时为江苏巡抚,林则徐官江宁布政使,二人以创办海运,通南北漕粮,兴修水利,履育苍生为志……时苏皖两省水灾严重,两江总督陶澍从黄冕议,调林则徐来苏,初任按察使,继升布政使,责以与黄冕同治水利……黄冕住上海之时有夷船入境,挟其书以煽惑愚民,冕于外侮不甘屈服,竟火其书,逐夷船出海,此举曾得朝廷嘉奖”。 

  清光绪年间唐锡瑞所撰《二十六保志》,即《漕河泾志》,在卷一《水利》中云“道光十六年,上海知县黄冕奉林则徐命开挖蒲汇塘、肇嘉浜、李漎泾和新泾等河道”这也为后来黄冕在伊犁佐林则徐治水利打下了基础。 

  同戍伊犁 

  林则徐与黄冕都因鸦片战争“遣戍伊犁”。 

  林则徐离开江苏后,升任湖广总督。又因鸦片战争革职后曾赴浙江协防,为两江总督裕谦所倚重。《清史稿·林则徐传》载“二十一年春,予则徐四品卿衔,赴浙江镇海协防……五月,诏斥则徐在粤不能德威并用,褫卿衔,遣戍伊犁。会河决开封,中途奉命襄办塞决。二十二年,工竣,仍赴戍……” 

  林则徐离开浙江后的同年九月,黄冕到两江总督裕谦幕“随营差委”。《清史稿.黄冕传》载“海疆兵事起,从总督裕谦赴浙江。裕谦死难,冕牵连遣戍伊犁,既而林则徐亦至戍,议兴屯田,冕佐治水利有功,赦还”。 

  黄冕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被参劾遣戍伊犁,林则徐因“中途奉命襄办塞决”,故而黄冕比林则徐先至戍。 

  黄冕在伊犁时,曾协助林则徐兴办屯田,计余万亩。 

  同治陕甘 

  道光二十五年(1845)十月,道光皇帝同意释放林则徐回归内地。不久有以新陕甘总督布彦泰尚未到职,遂命林则徐暂代其职务。这时,在凉州、青海一带发生藏族部落劫掠边民牛马,杀戮官弁事件,凉州官马场中的藏、汉等祖牧工,亦曾有人参加过这一事件。林则徐遂奉命驻扎凉州查办此事。他在这里严督兵丁操练,改造火器军备。这时,比林则徐获赦更早的黄冕早已从新疆到凉州,林则徐即留黄冕负责督造军器,“委旧属黄冕仿照洋式,制造炸弹和陆路炮车”。他与黄冕“昼夜研求,凡古今兵志所载诸式及西洋所制,无不精心研讨”(见黄冕“林文忠公逸事”)。林则徐在新疆屯垦中,见“卡井水从土中穿穴而行,诚不可思议之事”,认为“其法颇巧”,值得推广,故代理陕甘总督时,敦促黄冕尽快多凿坎儿井。 

  二、请左宗棠做家庭教师 

  当黄冕退居长沙时,与左宗棠最称莫逆。道光二十九年(1949),左宗棠来到长沙,在朱文公祠开馆授徒,女婿陶桄跟随来到长沙,仍然随他学习。入学者还有益阳人周开锡,以及黄冕的儿子黄瑜、黄上达、黄济兄弟等人。 

  朱文公祠位于贡院东街(今中山路),为纪念朱熹而建,后来黄冕看重左宗棠之学问,延为西席,左宗棠即在黄冕私宅宛园授课,做家庭教师。 

  朱茂怡在《左宗棠轶事》中载,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九年二月清假回籍,十一月二十一日(185013),林则徐经停长沙。因早闻左宗棠之名,故船一到长沙,即命人持帖请湖南巡抚代邀左宗棠相见。抚院不敢懈怠,差人火速到黄南坡家。不意正值年关,获悉左宗棠已歇馆,刚离开黄家正回湘阴。幸得左船尚未启航,才有了林则徐与左宗棠的湘江夜话。 

  林则徐在新疆,曾踏遍天山南北,洞悉沙俄窥伺野心。湘江舟中,林左纵谈达曙。林则徐把西北事悉数告之于左宗棠,并将自己关于新疆的资料和地图赠与左宗棠。林左相会一年之后,左宗棠在长沙得到林则徐去世的消息,深感悲痛,写道:“十一月二十一日夜午,在黄南坡长沙寓馆,忽闻宫保尚书捐馆之耗,且骇且痛,相对失声。忆去年此日,谒公湘水舟次……”流露出对林的知遇之感。 

  朱茂怡在《左宗棠轶事》中收录了左宗棠挽林则徐联:“附公者不皆君子,间公者必是小人,忧国如家,二百余年遗直在;庙堂依之为长城,草野望之若时雨,出师未捷,八千里路大星颓。”深为林鸣不平。 

  林则徐没有到好朋友黄南坡家见左宗棠,而是由左宗棠到船上去拜谒老前辈,与林则徐“湘江夜话”,是合乎道理的。后左宗棠受命西征,舁榇(抬棺材)出关,五年收复新疆全境,成不世之功,其中有林则徐之功。 

  林左相见,黄冕是否从中促成,我们没有掌握直接的材料,但黄冕的因素是不可忽视的。 

  林左相见后,胡林翼、黄冕等推荐左“于湘抚张亮基,左辞不赴。又经江忠源、郭嵩燾及左仲兄景乔相劝,乃应聘。至则张公一以兵事任之”(《左宗棠轶事》) 

  后来黄冕设计制造的“劈山炮”,从多斤到几百斤都有,可说是一大类轻型火炮的统称,并没有固定的规格,是一种轻便的、方便随军行动的野战炮。左宗棠收复新疆时,军中依靠这种炮为攻城之重要武器。左宗棠曾经对曾国藩的秘书刘霞仙简单介绍过,劈山炮“可致远四五里”。 

  三、助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 

  黄冕被赐还回湘后,江苏巡抚陆建瀛复调冕治海运,革除漕运之弊,每年省银数十万两,并加运京仓粮余石。不久黄返回原籍长沙。 

  咸丰二年(1852),太平天国围攻长沙,黄冕积极为防堵太平军献计出力。湘抚张亮基采纳左宗棠建议,向城内殷实富户借银充饷,黄冕不但借出四万两银子,并“建守御策”,太平军解围后,黄以守城、助饷诸功,起复原官。 

  咸丰三年(1853),曾国藩创办湘军,军械军饷极缺。黄冕主持在长沙府城隍庙(今市立一医院一带)内设火药局,为湘军铸火炮,造火药。黄冕设计制造的“劈山炮”,经试射,无论射程和杀伤力,都超过旧时诸炮。该火药局每年可产生铁、熟铁炮达百尊,还可大量制造火药和铅弹。 

  黄冕还精于理财,他先设厘局于常德,接着于省城设立厘金局。又设立盐茶局,“兴茶盐之利”,军饷取给焉。后更开东征局,“专饷曾国藩一军”。曾最后剿灭太平天国,无疑也有这位时称“干济之才”的长沙老乡的功劳。 

  曾国藩好下围棋,当时被誉为国手第二、湘手第一的黄冕与曾国藩见面,“围棋一局”是难免的。这在曾国藩日记中多次记载。 

  黄冕死后,曾国藩曾挽黄冕:“伟人事业无恒蹊,任侠而作循良,榷算而平祸乱;晚岁林泉有至乐,真率以娱耆旧,经纶以付儿孙。”榷算,即征收算赋之意。 

长沙县福临镇孙家桥黄冕墓

  注释: 

  1)林则徐题赠黄冕此联,还有近百字的题跋,文曰:“南坡仁弟大人去岁访余伊江,作数月聚。今复于红山话旧,同行至高昌而别。盼余有回疆之役,而南坡以塞外城工襄力,已荷赐还,因伊拉里克垦田留督其事。行将光复旧秩,良可慰也。属书楹帖,遂书其事于右。道光乙巳孟春下浣。” 

  黄冕曾和林则徐共同于浙东抗英,后被贬谪伊犁。道光二十五年(1845)正月二十五日被赦。时林则徐仍在戍所,撰此联相贺,并流露出自己渴望出山的心情。 

 

 

  (作者单位:长沙县委统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