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色栏目>湖湘文史>文史拾遗>2017年第三期>湖湘文化研究

略叙民初新湘军之衰(选载二)

时间:  2018-04-28

洪国忠 

  (接上期) 

  五、护法拒北  驱傅逐张 

  湖南军民赶走汤芗铭后,任督军兼省长的谭延闿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一方面向北洋政府暗送秋波,一方面又与广西军阀陆荣廷订立攻防同盟。湖南地处南北要冲,乃北洋政府与西南诸省军阀争夺的焦点,护法湘军被卷入南北军阀在湘循环战之漩涡中。在抗拒北军三次侵湘的战斗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一)护法湘军在粤桂军的协助下打败北军,将傅良佐驱逐出湘境 

  傅良佐当上了湖南督军,但保驾护航的北洋军第7师和第20师都是直系部队,与湘督傅良佐貌合神离,同床异梦。傅督军惊闻湘南宣布独立,湘中、湘西宣告自主,吓得慌了手脚。 

  段祺瑞接到傅良佐的报告,便令中央陆军第7师(原湘军第2师、师长陈复初)、第8师、第20师,以及倪嗣冲的武安军20营,晋军商震混成旅向湘中、湘东开进。委任王汝贤、范国璋为正副总司令,统一指挥北军向护法军进攻。北军兵分三路向永丰、衡山、朱亭进犯。其中路为第8师第15旅(旅长王汝勤)和第20师第39旅(旅长张纪)向衡山进攻;右路为朱泽黄旅指向永丰、宝庆;左路为第20师第40旅(旅长张建功)进攻朱亭。 

  108日晨,北军中路军猛攻护湘关,激战到9日凌晨,护法湘军不支,弃关后撤。10日,北军占领了衡山北面的重要据点桥铺。11日,对衡山发起猛攻,王汝勤率第29团及工兵营和炮队从正面向衡山突击;第30团从翼侧包抄。护法湘军由衡山城外退到城内,又由城内退守贺家山。 

  当北军调兵遣将的时候,两广巡阅使陆荣廷在南宁召开粤桂军头目会议,商议出兵援湘拒北问题。广东、广西共出兵80营,分别编成5个军,在桂粤联军总司令谭浩明(广西督军)的指挥下,粤军马济、林虎(原属陆荣廷部将)两军,20余营出韶关,向攸县、醴陵开进;桂军陆裕光、林俊廷、韦荣昌三个军(每个军有兵12营、过山炮2营、机关枪1连)从柳州、桂林出发,分路向衡州开进,支援湘军抗击北军的进攻。 

  191710月中旬,程潜奉孙中山之命,率李仲麟、陈嘉佑等人的湖南民军进到衡州地区。21日湘、桂、粤军的统兵长官在衡州开军事会议,到会有粤桂军将领陆光裕、韦荣昌、贲克昭、邱渭南和湘军将领赵恒惕、刘建藩、李仲麟、陈嘉佑、周伟、谢国光、吴剑学等人。与会者经过磋商,决定成立“湖南护法军总司令部”,公推程潜为湘军总司令,统一指挥湘、桂、粤军。 

  衡宝之战,是护法战争中南北军队初次交锋,且出动了飞机参战。作战伊始,湘军失利,但贺家山狙击战打得积极,守住了阵地,为反攻创造了条件。护法军集中湘桂军之主力部队,向北军较弱的一路实施反击,战法正确,一举收复宝庆、永丰、衡山。1117日,商震旅败退湘潭,蜂拥进城,被埋伏在城内城外的护法军围歼,几乎全军覆灭。商震率余名溃卒向北逃遁。 

  1114日,“光杆”督军傅良佐及新任省长周肇祥仓惶逃离长沙。17日,程潜、赵恒惕、刘建藩、林修梅等湘军将领陆续进抵省城。24日,湖南护法军总司令程潜兼任湖南省长。随着护法战争的胜利,以桂系军阀陆荣廷和滇系军阀唐继尧为首的军阀势力与广州军政府之间的矛盾逐步尖锐化和表面化,严重影响了湖南战场护法联军的协调行动。收复长沙后,桂粤军阀露出驱逐北军攫取湖南的本来目的。谭明浩自行宣布由他兼摄湖南军民两政,实际上剥夺了程潜的省长职权,更为甚者,谭明浩于月日擅自发出停战议和的通电,下令湘桂粤军停止进攻,致使未能攻克岳州,收复湘北。真是“前门拒虎,后门引狼”,前功尽弃,最后导致护法战争的失败。 

  (二)湘军利用皖直军阀的矛盾,击退第三次犯湘的北军,张敬尧灰溜溜地逃出湖南 

  当湘中酣战之际,段祺瑞调北军进犯湖南。北军占领长沙后,中路吴佩孚部继续南进,于49日占领衡州。右路为第7师,出长沙经湘乡、永丰于4月中旬占领宝庆。施从滨的第师、张宗昌的第6混成旅,张之杰的第23旅、李传业的安武军为左路,经醴陵,进攻攸县、茶陵。其先头部队为施从滨师,于410日占领攸县。李传业和张之杰两部也相随进到攸县地区。 

  湘军退出长沙后,程潜、赵恒惕、刘建藩、林修梅等人在衡山召开紧急会议。湘军将领一致认为北军南犯的三路中,以左路张怀芝所部较弱,权衡利弊,决定集中兵力向湘东反击,尔后退守湘南。与会者对这一战略决策表示拥护,推举赵恒惕为湘东前线总指挥,统率湘军1.1万余人,加上粤军马济部和李书城的援鄂军,共约2万之众,向入侵湘东之北军实施反击,程潜、林修梅、吴剑学等人率领千余人扼守衡州。415日,赵恒惕率部由萱洲渡过湘江,秘密进到霞流市、吴集、青山冲地域待机。是日,北军施从滨率第旅、第旅由攸县出发,经马子坡、桑田向安仁进犯。赵总指挥令刘建藩和马济两部进到位于攸县和桑田之间的皂角市,将运动中之施部合围,发起突然攻击,激战两昼夜,施部损失大半,余部向茶陵方向逃窜,首战告捷。19日,驻攸县的北军李传业、张之杰部向刘建藩部之侧后迂回,与赵师之一部在毛陈桥遭遇,北军败退,缩回攸县城,取得了第二战的胜利。同日下午,湘军对攸县城发起总攻,击毙北军千余名,俘数百名,夺获飞机两架,湘军也伤亡数百人。北军为了掩护后撤,以一部兵力扼守皇图岭利用有利地形进行阻击。21日,湘粤军向皇图岭之张宗昌旅及李传业的安武军发起攻击,湘军刘建藩部攻其左翼,湘军第1师第2旅和粤军马济部攻其右翼,同时,湘军第1师第1旅也挥师南下,回击黄图岭。北军不敌,向萍乡、浏阳、株洲方向败退。湘军乘胜猛追,连克醴陵,株洲。湘军先锋部队直逼易家湾,大托铺,距省城仅数十里。 

  护法军攻占株洲后,立即抢攻白石港。湘军副总司令刘建藩在强渡湘江时不幸落水身亡。在北军增援株洲、醴陵,湘军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赵恒惕当机立断,放弃株、醴和攸县,留下李仲麟部在茶陵担任警戒,主力部队撤退到灵县、永兴地域,后来,全部撤退到耒阳县公坪圩以南一线,与北军对峙。 

  湘东反击战打得很漂亮,达到了预期目的,护法军在不利的形势下,集中兵力进击北军比较薄弱的一路,攻其不备,多路突击,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因而取得了较大的胜利。湘东之役,北军第二路几乎全军覆灭。施从滨师仅剩下残兵败将700余人,逃到长沙。李传业的安武军死亡过半,逃回萍乡。张宗昌旅更惨,除逃出两营外,全旅被歼。第二路军总司令张怀芝只身逃到汉口。湘东反击的胜利,对于巩固湘南,与北军对抗数年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护法军政府在广州成立后,湘西辰沅道尹张学济派人赴广州晋谒孙中山,表示愿意响应护法,孙遂任命张为湘西护法军总司令。191711月,张学济和湘西镇守使田应诏,镇守副使兼第五守备司令周则范,第二师第三旅旅长陈嘉佑在沅陵、洪江、常德等地宣布独立,推胡瑛为护法军湘西招抚使,据守常德一线。湘西护法军共有1.1万余人,其中田应诏和胡瑛部共约6000余人,周则范的守备队3000余人,兵员虽多,但战斗力不强。北洋政府命令第17师师长陈复初会同第四守备区司令王正雅进攻湘西,并命令北军第师向益阳进军以策应,44日,陈复初率13个营的兵力,约6000人,从沙市进到临澧。5日,会同王正雅部经朱日桥进到八里铺与湘西护法军接火。湘西护法军不敌,且战且退,退到鳌山时,田应诏、周则范商量一计,派人持函向陈复初表示:愿让出常德移往桃源。陈复初不知是计,信以为真。6日,他率领部队开进常德城,部队进到城内,伏兵四起,内外夹击,陈师几乎全军覆灭。这位堂而皇之的陈师长幸免于难,只身逃往长沙。该师朱泽黄旅退到津市。湘西护法军在常德打了一个大胜仗,接着田、周又联合林德轩、胡瑛部乘胜追击,一举攻占了临澧。515日,北军冯玉祥率领第混成旅进到津市,与朱泽黄旅汇合,指向常德。湘西护法军已无心再战,于5月下旬主动退出临澧、常德,据守桃源以西地区。冯玉祥进占常德也停止前进了,双方在常德、桃源一线对峙。 

  这时的湘南属于西南军阀势力范围,湘军内部也有矛盾,有两个不相上下的统帅,互不统属,各有“后台”。一个是驻郴州的护法湘军总司令程潜,他是拥护孙中山广东军政府的;另一个是“湖南督军”谭延闿,他在桂系军阀陆荣廷的支持下于年月由上海到达永州,他利用直皖矛盾,采取吴倒段、联桂排程的策略,以巩固其权位。19196月,为了撵走程潜,谭利用桂系军阀与广东军政府的矛盾,勾结吴佩孚设计诬陷程潜。适粤军马济扣留了北方派来的政客陆鸿逵,并以敌探罪枪决了。谭延闿假此造谣说:“马济从陆鸿逵的身上查获北洋政府给程潜的密函”,诬程通敌有据,时论哗然。湘军将领不明是非,群起哄之。程潜被迫出走广东。 

  谭延闿由永州进驻郴州,取而代之。谭延闿窥知北军前敌总指挥吴佩孚对北洋政府任命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兼省长不满,便派张其瑝(广西人、曾任湖南军事厅厅长、善诗词和星相术)到衡州与吴佩孚接洽。张吴一见如故,十分投契。191965日,张吴各自代表一方签订停战协定,相约互不侵犯。自此,谭吴交往甚密。1920年,直皖之战即将爆发,吴佩孚率领第师及独立旅北撤,520日自衡州撤退,617日退到汉口。 

  湘军番号虽多,但大多数是杂牌部队,人多枪少,武器陈旧,“共有枪三千支左右”,还有些枪打不响,凭军力很难赶走北军的。但由于谭延闿与吴佩孚事先达成了默契,520日,吴军撤出衡州,22日,湘军的先头部队进到衡州东南20里的东阳渡,29日开进衡州城,66日进占衡山,接着收复湘乡、宝庆,10日占领湘潭、宁乡一线。 

  直军撤走,苏军第6混成旅(1个团)鲁军潘鸿钧部,奉军全部相继撤回“老巢”。第2路军早已败退,不敢反瞻。第11师师长李奎元见湘军逼近,率部退出长沙,经平江入通城。张敬尧自知兵寡不敌,将自己建筑的镇压邪气的“镇湘楼”及军火库付之一炬。611日,他率领第师和混成旅在熊熊的火光和隆隆爆炸声中逃出长沙,退走岳州,真是“夹着尾巴逃跑了!” 

  613日下午,李韫珩率领湘南警备队进入长沙市。湘军总指挥赵恒惕(15日)、湘军总司令谭延闿(18日)相继抵达省城。24日,赵总指挥率湘军继续向岳州推进,26日收复新墙河南岸之新墙小镇。76日,张敬尧率部从岳阳向北退去,其弟张敬汤退到湖北后,被鄂督王占元枪毙了。占据常德的冯玉祥旅见吴、李、张部北撤,他亦率队撤退鄂西。 

  湘北虽然收复,但驻扎湘北鄂南地区的鄂军暂编第3师、第4师、夏斗寅团,以及桂军王都庆部、粤军马济部,还有余荫森的第18混成旅等外来军队赖着不走,仍驻扎在岳阳、平江、湘阴、浏阳和通城等地,直到北伐时,他们才撤离湘境。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促进了湖南人民的新觉醒,在毛泽东等人的领导下,在反帝爱国斗争的同时,开展了声势浩大的驱逐军阀张敬尧的运动,19207月,张敬尧迫于全省人民的声讨和湘军的节节进逼而惶恐地逃出湖南,北洋军阀部队也被全部驱出湘境。 

  六、倒谭杀李  鄂战兵败 

  护法湘军把第三次侵湘的北军赶出湘境。1920617日,谭延闿打着“湘省自治”的旗号就任湖南督军、省长,总司令。他为了巩固其统治地位,对外主张“联省自治”;对内宣布“地方自治”,推行“官绅制宪”。他排除异已,起用政客,搞军阀割据。一伙跟随他撤退湘南的“从龙之士”与“马嘶团”(谭延闿为了与吴佩孚联络,在衡州城马嘶巷设立秘密机关),一个个都爬上了政治舞台,其中著名人物有督署秘书长吕苾筹、政务厅长刘岳峙、榷运局长唐支厦、矿务局总理萧仲祁等人。谭延闿安插亲信后,接着整编军队,遣散异已。首先遣散投向北军的湘军—寄踪南县一带的中央第34混成旅(原湘军第2师第3旅)和3游击队(司令李国柱)。尔后遣散收编的游击队与湘西军队。何键的第4游击队缩编为骑兵营,编入第1师第旅第2团序列。 

  谭延闿集督军、省长、总司令三位于一体,揽军政财权于一身,玩弄权术,独断专行。在湘军内部不是联甲制乙,就是用丙制丁,制造矛盾,利用矛盾,以达互相牵制。这次湘军整编,引起程派军人不满。特别是孙中山要谭延闿乘虚(桂军侵粤)进攻广西,谭反应冷淡,北伐军假道湖南北伐,谭表态暧昧、消极阻挠,进一步激发了程派军人的反谭情绪。 

  程潜在陆鸿逵事件后离开湖南,但在湘军中仍有他的派系势力,如第6区司令李仲麟,第1师第2旅旅长廖家栋,都是拥程反谭的。孙中山为了驱谭,派国民党人周仲麟来湘,策动程、赵(恒惕)两派军人联手反谭。在他的策划下,相继发生谭程两派军队相残事件。192088日,谭派军人卿衡(常澧副镇守使)勾结北洋军阀,派人杀害倾向孙中山的常澧镇守使王正雅。其子王育寅为报父仇,自称“常澧护国军总司令”,并通电“杀卿反谭”。10月中旬,谭延闿令刘叙彝、李韫珩率兵进击,在常澧地区交战,王不敌撤退桑植。孙中山获悉,派林修梅回湘助王,11月中旬,林修梅宣布湘西独立,将常澧护国军改称湘军靖国军,林修梅、王育寅任靖国军正副总司令,王兼常澧镇守使。谭延闿增兵征讨,大庸一战,林王战败,王出走,林将这支队伍改称“湘西讨桂军”,谭仍不罢休,继续派重兵相逼,林修梅处境十分困难,是年年底离湘西返粤就任军政府顾问。 

  谭延闿打垮了王育寅,逼走了林修梅,更加激发了程派军人的愤忿情绪。陆军第6区守备队司令李仲麟,第1师第2旅旅长兼省会戒严司令廖家栋等程潜旧部为谋驱谭迎程,于19201112日发难,他们假借士兵闹饷名义制造事变,劫杀陆军第12区守备队司令肖昌炽(谭的亲信、零陵镇守使)于平江,变兵推举于应祥代理第12区司令。事变后,李仲麟、于应祥联名发出“清君侧”的通电,揭露“马嘶团”的秘密,指责谭氏阁僚为“宵小败类”。 

  湖南陆军第1师师长兼湘军总指挥的赵恒惕,是谭延闿一手培植起来的,因驱张后的权利分配不均而心怀异志,暗中支持程派军人的反谭活动,例如程派之张振武团,郭步高团从岳州调到长沙县的水渡河,继又进驻市内的小吴门,以兵逼谭去职。谭延闿在其“有功之臣”“忠实部将”的赵恒惕与程派军人联手“逼宫”下,在1123日召开的军政各界负责人和各团体代表联席会议上宣布废除督军,省长民选,总司令一职交由赵恒惕担任,他于27日离湘赴沪。 

  赵恒惕挤走谭延闿,登上代理督军的宝座之后,对程派军人虽有利用之心,却怀疑忌之意,首先命令程派张振武、郭步高两团返回岳阳,提议林支宇担任省长。程派军人逼走了谭延闿,却迎来了赵恒惕,“倒谭迎程”的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程派军人极不甘心,复又与援湘驱张尚未返回的滇军杨益源的第36团团长鲁子、才混成团团长文砥、赣军第一梯团司令李明扬、支队长卓仁机、鄂军步兵团团长夏斗寅,共谋倒赵。李仲麟在省会戒严司令廖家栋的配合下,暗中鼓动叶开鑫第团,瞿维臧第团的士兵闹饷,加上张振武、郭步高两团,谓之“四团闹饷”。1215日,在长沙发动兵变,变兵枪头系着红樱,呼着口号,拥向街头,冲进总司令部及赵恒惕私宅,要求补发薪饷。赵恒惕在兵变之前已经获悉,躲进美国领事馆避难。事平,他假名讨论湘军援粤和滇军假道湖南赴粤等问题,召集各师师长、旅长以上军官来长沙开会。密令叶开鑫、夏斗寅乘机逮捕发动“四团闹饷”的“造反”者。1225日,以谋乱罪捕杀李仲麟、瞿维臧、易象、蒋隆柯、张自雄、曹光燧、肖泽元,张化龙等8人。自此,程派军队几乎荡然无存,湘省军政大权完全落入赵恒惕之手。 

  19216月初,湖北省发生宜昌兵变,这是鄂督王占元日事聚敛,祸鄂虐民引起的。湖北省议会在人民群众的压力下,派代表请求北洋政府撤换王占元,而北洋政府漠然视之。随后鄂省人民请兵于吴佩孚,吴亦托词拒绝。于是,湖北各法团及各界联合会公举施洋为代表来长沙请求出兵,以借外力驱王,实现鄂民自治。湘督赵恒惕已经主政半载,也欲趁此机会出兵湖北,以缓和湘军内部两派(谭赵)斗争,并将鄂省卷入联省自治”范畴,自任“援鄂联军”总司令,挂帅出诊。 

  湖北督军王占元闻湘军三路来攻,遂在蒲圻设立司令部,派孙传芳为中路前敌总指挥,在羊楼司、蒲圻、咸宁设三道防线;刘跃龙为左翼司令,防守崇阳;王都庆为右翼司令,防守公安、石首等处。 

  1921728日,湘军中路右纵队进到羊楼司、赵李桥与鄂军孙传芳部接火,正打得难解难分之际,适中路左纵队占领九岭、头陀山。85日,右左两纵队向羊楼司发起总攻击,歼敌2000余人。接着左纵队特遣队利用夜暗从山路插到赵李桥,鄂军猝不及防,向汀泗桥方向败退。中路军乘胜追击,占领蒲圻,向汀泗桥发起进攻。直军薪云鹏部踞桥狙击,在反复争夺的战斗中,双方伤亡都很惨重。湘军叶琪团在羊楼司、汀泗桥诸战斗中伤亡千余人。 

  湖北督军王占元在湘军大举进攻,逼近崇阳,汀泗桥难保;鄂西川湘联军进占宜昌、公安,大有会师武汉之势,且直系“援鄂”军总司令萧耀南借口军队未集中不能开动的形势下,自知大势已去,被迫辞去湖北督军的职务。 

  北洋政府担心湘军得势,旋于89日任命吴佩孚为两湖巡阅使,萧耀南为湖北省督军,特派孙传芳为长江上游总司令。吴佩孚为捞取湘鄂地盘,一方面亲率第3师、第24师、第25师及海军兵舰艘向湖南开进;一方面授意萧耀南给赵恒惕去电言和。赵深知湘军敌不过直系军阀,便下达停战命令,派代表前往武汉谈判,谁知,这是缓兵之计,816日,吴佩孚派海军司令杜锡奎率建军、江元等舰进至岳阳,协助张克瑶、王都庆军。17日,直军突然向湘军左翼发起进攻,同时,扣留湘军谈判代表肖光礼。22日,赵恒惕不得已下达总攻击命令,232425日战斗发展顺利,攻占了汀泗桥及火车站,包围了荆云鹏旅。湘军为争夺直军枪弹而发生内讧,直军乘机反扑,中路湘军败退赵李桥。右路湘军也因易震东独立旅(葛豪的警备队改编)倒戈而向通城撤退。丧心病狂的吴佩孚竟令海军在金口决堤,左路湘军被淹得由牌洲、嘉鱼向临湘撤退。赵恒惕亲赴前线处决两名作战不力的团长,仍然稳不住阵脚。28日,吴佩孚率兵舰艘和个混成旅,尾随日本军舰之后由长江驶入洞庭湖,进至岳阳。29日,直军攻占岳阳后,向华容、平江、湘阴进攻,长沙岌岌可危,赵恒惕惊恐万状。这时,吴佩孚在受陕西战事的牵制,又闻奉系杨言派兵南下攻鄂,四川军阀攻占宜昌的形势下,占领湘阴后,方准赵氏求和。赵恒惕亲赴岳阳与吴佩孚谈判,在英国领事的调解下,831日签订“城下之盟”9款,划岳阳为直军防地。从此吴佩孚当上了湖南的太上皇。 

  湘军攻鄂,惨败告终,耗费军饷20余万,死伤2万余人。湖南人民对此深恶痛绝,当时长沙民间流传着一首联语:“元帅赵瘟神,妄动干戈打湖北;军师宋驼子(宋鹤庚),有何面目见江东。” 

  七、谭赵争权  湘军内战 

  1921年冬,赵恒惕当选湖南省长,谭延闿落选,投奔孙中山,192336日就任海陆大元帅大本营秘书长兼建设部长。 

  谭延闿虽然离开了湖南,但湘军内部仍然隐分谭赵两派,相互关系错综微妙。谭赵争夺湖南权利之战,羞羞搭搭地拉开了帷幕。 

  两军阵容 

  赵恒惕闻谭延闿已到衡州,一面装腔作势地请求辞职;一面指使湘军团长以上军官17人在长沙举行会议,通电指责蔡钜猷,宣布拥赵,维护“省宪”。赵恒惕乘机召集有关人士开会,在会上假惺惺地说道:“本人欢迎组庵回湘主政,但请求辞职未准,又承17位团长联名通电挽留,为了捍卫省宪法,保卫湘境,制止湘战扩大,决心与组庵决一雌雄。89日,在省署成立了以维护他公布的《湖南省宪法》的护宪军总指挥部,自任总指挥,委任湘西巡防统领陈渠珍为第1路指挥,第8混成旅旅长唐荣阳为第8路指挥,第1师第2旅旅长唐生智为第3路指挥,第1师第1旅旅长贺耀组为第4路指挥,第2师第3旅旅长刘铏为第5路指挥,第1混成旅旅长叶开鑫为第6路指挥,由第1混成旅第4团(驻防株洲)和第1师直属第10团(驻郴州)编成第7路,杨源浚任指挥。护宪军参战兵力余5000众,其中有17个步兵团人员满额,武器比较精良,大多经过实战,具有一定的战斗力。从双方兵力与武器装备对比,北伐讨贼军处于不利地位。 

赵恒惕

  赵恒惕仗着优势,采取攻势部署。刘铏部防守湘乡,叶开鑫部从正面向衡州攻击,杨源浚部从左翼迂回衡州。815日,杨源浚率第4团(团长邹鹏振)向南开进;讨贼军谢国光部第14团(团长成光耀)向安仁开进,双方在草市遭遇,战斗两天罢手。823日,赵恒惕下达了总攻击令,杨源浚接到总攻击令后,指挥第团击败成光耀团,占领草市。第10团(团长汪磊)从郴州赶到,两团汇合后向衡州迂回。护宪军第6路指挥叶开鑫率第2团(团长刘重威)于823日开始向南攻击,24日占领护湘关,25日占领衡山,继续向南攻进。衡州处于东北两面夹击之下。北伐讨贼军湘军总司令谭延闿和湘南第军军长谢国光率部南撤。 

  袭取长沙 

  叶开鑫于831日占领衡州,他在庆祝胜利之时,岂料所属第团酝酿反戈倒赵。 

  25团原来是补充团,赵恒惕拟将其裁撤。幸得叶开鑫从中斡旋才保留下来,改称第25团,从湘阴调到湘潭,隶属叶开鑫麾下。团长朱耀华因此对赵深怀不满,谭延闿悉知朱对赵心存积怨,便派朱耀华的舅父张辉瓒到湘潭做他内侄的工作,朱团长在舅父的鼓动下同意乘省城空虚袭取长沙。 

叶开鑫

  湘潭近邻湘乡,驻扎着贺耀组旅第7团第3营,营长罗寿颐既是张的外甥,又是朱的妹夫。在张、朱的动员下,同意配合第团袭取省城。 

  831日,也是叶开鑫部占领衡州的当天,朱跃华、罗寿颐率领部队秘密从湘潭、湘乡出发,经道林进到靳江河义渡码头,这时,驻扎在岳麓山附近的第1师炮兵团(团长黄辉祖)和工兵营,(营长周祖晃)在师参谋长方鼎英的指示下,进到岳麓山南麓占领阵地,掩护朱耀华、罗寿颐两部连夜渡过湘江。 

  918时,朱、罗两部渡过湘江,进到长沙城内。当时,省城空虚,只有巡街的警察和驻扎在小吴门外讲武堂的鄂军夏斗寅团的少数新兵,老百姓像往日一样来往如织,店铺照常营业。省城官兵警察见到朱、罗部队,认为是调防,毫无警觉。当部队进到小吴门时,朱耀华令前哨分队朝天开枪。赵恒惕闻变,吓得惊慌失措,带了几个随从,仓忙搭乘火车逃到株洲,这就是所谓“九·一”事变。 

  恢复省垣 

  谭延闿、谢国光获悉朱耀华袭取长沙成功消息,指挥部队向湘东进攻,杨源浚部转攻为守,第4团、第10团在泗汾、石亭一线占领阵地,组织防御,在衡州庆贺胜利的叶开鑫,顷接赵总指挥的“救驾”命令,旋于96日撤出衡州,进到醴陵、株洲一线,尔后分三路向长沙反击。贺耀组、唐生智两旅奉命从益阳、常德出发,分由资水、沅水船运至湘阴。北伐讨贼军的方鼎英、张辉瓒、朱耀华、黄辉祖在护宪军三面包围的形势下,自知不敌,率部西渡。913日晨渡过湘江,经宁乡向湘潭、湘乡撤退。 

  这时,叶开鑫部分三路向长沙进攻,第7路为步兵第2团,在团长刘重威的指挥下,沿长醴古大道进到跳马涧,与正在西撤之朱耀华团一部和工兵营第2连交战半小时,朱部渡江西走。第2路为步兵第22团,在团长蒋锄欧的指挥下,沿粤汉铁路及长潭公路向长沙挺进,在易家湾遇罗寿颐第2梯团与第25团一部,双方战斗一阵,罗部渡江西撤。第3路为第17团的2个营和第18团的第2连(均系吴剑学部,后加入护宪军的),在第17团团长张湘砥的统率下会同夏斗寅团之一部进到平江、浏阳一带,负责“肃清”北伐讨贼军的游击队。护宪军在无军抵御的情况下,于913日晚进占长沙。第3路护宪军亦于14日进到省城,与蔡钜猷部隔江对峙。 

  停战和议 

  号称中立军的鲁涤平、刘铏等趁两派军队以湘江、渌水为界,对峙喘息之机,倡导和议。914日发出倡和通电,提出922日至929日为停战期,双方军队在停战期间各守原防,指派代表到湘潭姜畬参加和谈会议。因为鲁涤平尚拥有三团兵力,又处于湘中地区,对各方都有重大影响。谭延闿、赵恒惕被迫接受和议,派出代表。鉴于北伐讨贼军之谢国光,吴剑学部与护宪军的贺耀组、叶开鑫部相互对垒,也要派代表出席和谈会议。各方代表到达姜畬时,一星期的停战期即将过去,经各方代表磋商,议定继续延长停战期两星期,选出鲁涤平、刘铏为会议正副主席。当和议稍有进展之时,叶开鑫以和议代表商定总司令和省长,是破坏“省宪”的行为为借口召回和议代表。接着,1013日,鲁涤平召开军事会议,团长袁植因对谭赵的态度不明,在会议结束返回团部的途中被杀。14日,鲁涤平令第25团和第18团缴了袁团的枪械,吴剑学乘机袭占湘潭,和议遂告彻底破裂。其实,和谈双方均无诚意。双方在和议期间,都在扩军备战,以一决雌雄。和议破裂后,会议主席鲁涤平倒向谭延闿,会议副主席刘铏,只身投奔赵恒惕。 

鲁涤平

  省河之战 

  湘西第军开到河西时,适第25团西撤,便在岳麓山、高塘岭、靖港之线占领阵地,准备抗击护宪军的进攻。913日晚,刘、蒋两团进到省城,当知蔡部在河西布防,也在金盆岭,捞刀河、霞凝、铜官之线部署兵力,隔河对阵。 

  谭延闿即令湘潭的鲁涤平、株洲的谢国光,河西的蔡钜猷所属部队,集中力量从三面会攻长沙城。1020日,谢国光指挥部队向唐生智师发起猛攻,当唐师渐渐不支的时候,两湖警备司令部参谋长马济领北军一个加强团和两艘军舰到达长沙,接替贺耀组师之省垣防务,贺师得以星夜驰援株洲,扭转了战局,谢国光部在唐贺两师的攻击下败北。此时,唐、贺接到赵总指挥的密电:“闻东路得手,谭、谢俱各败退,甚喜!惟谭军实力并未全失,湘潭、靖港敌俱未退,不可远及,重劳后顾,可急令邹鹏振,刘重威两旅秘密开省,俟退去蔡军,则湘潭势孤,不难一鼓而下,若得湘潭,东路亦不足忧矣!” 

  111日,邹、刘两旅从株洲秘密开到长沙,休息一天,3日佛晓,在舰炮,地炮的支援掩护下强渡湘江,向溁湾镇攻击,北伐讨贼军湘西第军中路军司令刘叙彝指挥炮兵瞄向湘江中的强渡船只进行拦阻射击,打得强渡兵船三番五次退回。这时,马济赶到炮台,指挥炮兵实施压制射击,因射击技术甚差,压制不住对方的炮火,马济急了,新自观察、瞄准、操炮,射出几发炮弹,命中对岸炮阵地,把对方的炮火压制住了。护宪军的强渡部队乘此机会强渡到对岸河堤一线,旅长刘叙彝命令第26团向河堤反击,打敌立足未稳,双方官兵在河堤上肉搏拼杀了三四小时之久。护宪军的后续部队上岸了,越杀越勇,刘叙彝旅终因兵力单薄(第27团已调株洲),抵挡不住,向宁乡撤退。田镇藩旅亦因唐荣阳部自乔口向靖港侧击,也向益阳退去。 

 

 

  (作者单位:长沙警备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