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馆员动态

馆员王炳炎:艺术王国里的苦行僧

时间:   2021-01-05 15:01

原文刊登于《美术》杂志202010

作者:湖南科技学院美术与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导王任波

                

“唯楚有才”,在曾经孕育了一代英才魏源、蔡锷、贺禄汀的楚地湘江畔,如今又熠亮出一位引人注目的画坛名家。他就是全国美展银奖获得者、仍作画不辍的当代中国画家王炳炎。

王炳炎,湖南长沙市人,195110月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韭菜园。他弱冠习画,孜孜不倦,师从多家,博采众长,风格独具。擅长工笔人物画,旁及写意人物、山水、花鸟。王炳炎的祖籍在湖南人才辈出的地方湘潭,还在湘西生活过7年,对湘西的灵山秀水和世俗风情爱得很深,这些在其作品中都展露无疑。

王炳炎是顽强坚毅的,无论他下放到湘西的山寨也好,还是从事高等美术教育也好,他总能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艺术道路。“一个半世纪默默耕耘的老师,一个米勒式的乡村画家”。说起来,王炳炎之所以会在我心目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一是他那份保留着从湘西苗家山寨走出来的山里人所特有的质朴、善良、正直、刚毅、豪爽和待人真诚的性格:二是他作为一个自学成才的画家,在艺术上刻苦用功,勤奋进取的精神令我深为感动,且在绘画创作上画出了个人的艺术风貌。他的绘画作品,既淡雅清新,又朴实雄浑,具有浓郁的乡土和生活气息。王炳炎笔下的人物出神入化,逸笔潇洒,画出了湘西那山里人特有的质朴神的和风采。

1970年,王炳炎刚念完高中,父母从长沙下放到新宁山区的平校,他独自从长沙下放到湘西永顺县的一个山寨。在山寨有阿妈、阿爸的温暖,他并没有感到孤独,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石灰水、石板、木板等都被他充分利用了起来,山区的山美、水秀,当地的风土人情,善良诚实的农民,生活原型之美在他后来的美术生涯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生活使王炳炎过早地成熟了。在沉闷的生活中他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压抑,而他最初对艺术的接触不就是寻找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和寄托吗?王炳炎是一个讷于言、敏于行的“画呆子”。不妨引白石老人为胡橐题字所写的一段话作为注脚:“夫画道者,本寂寞之道。其人要心境清逸,不慕名利,方可从事于画。见古今人之所长,慕而肖之能不夸;师法有所短,舍之而不诽;然后再观天地之造化,如此腕底自有鬼神。”王炳炎能够潜心研究画艺,也是因为他能甘于寂寞。王炳炎对着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湘西,屈原放逐时咏《九歌》的箱子岩,龚德柏先生的泸溪城画呀画。也许正是这些湘西的灵山秀水和朴实的人们,牵着他迈向艺术的殿堂。

王炳炎的创作多取材于自己熟悉的湘西苗族山区的生活。画家力求从生活中一个平常的视角切入,展示出湘西山区独特的古老又充满生机的现代生活画面。在一种浓郁强烈的山地艺术氛围中,刻画出苗族妇女朴质美妙的动态,给人以纯真、朴实的亲切感。画家主张不离中国画母体,大胆创新。在扎实认真学习研究吸取工笔画传统技法、气韵的基础上,适度吸收别的画种包括油画的特长,让自己创作的中国当代工笔画于细腻中踊跃者热烈明快的旋律,有着强烈的时代气息。在人物造型上很重传统的写实,然又不拘泥于这种写实,塑造的人物形象动态含者,变化丰富,富于立体感。甚至用变形夸张来表现山民粗犷热辣的个性,让形式与内容得到较高层次的谐和。

20世纪80年代王炳炎的《胜似亲人》在第六届全国美展获银奖不久,作品《黄金路》又在全国首届职工美术·书法·摄影展获一等奖。在艺术的道路上取得了令人可喜的丰硕成果,王炳炎一鸣惊人。了解他的人知道他为此付出了“十年磨一剑”的巨大努力。但他并不满足现状,1985年,他考取了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在美院,他好比“饥饿之人扑在面包上”-样,贪婪地兼收并蓄东西方绘画艺术与理论。从我国南朝谢赫的“六法”到西方现代表现派的艺术理论,从古老的楚文化中的人物、龙凤帛画到东晋《洛神赋》,至唐代的《簪花仕女图》、明代的《纳凉图》以及现代西方的油画名作,他都潜心揣摩,从中吸取传统与现代技法的长处,以求融汇创新。透过作品,我们看到的首先是他全身心投入艺术的可贵精神。

湘西的生活阅历,对王炳炎的创作生涯产生了很深的影响。独特的地理环境和风土人情给予了他今后美术创作丰富的素材。陈白一先生称王炳炎是艺术王国里的“苦行僧”,这个比喻比较贴切。苦就苦在坎坷的经历,随着王炳炎常年拼命勤奋的创作,致使身体元气严重亏损,但作为具有“扎硬寨”、“打死战”、坚忍不拔精神的湖南人,不管在多么困难的条件下,他都专志于艺术,苦苦追求,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艺术苦行僧。他下放湘西山寨,正是山里人那种朴实、厚道、真诚的感情,塑造着他艺术的道路,从而画出一批有时代特征、地域特点的佳作,如《胜似亲人》《黄金路》《新嫁娘》<潇湘女》《三月三》等。

这十多年他又扎到表现苗族的银器文化里面,不断探索,取得了很大成绩,《银色的梦》《甜妹》《思》《离娘饭》《山情》《母子情》给人以全新的感受。作品吸收了-些西画的特点,巧妙地运用到中国工笔人物画中。此外,他还摸索出一套名为“厚堆法”的表现方法,使造型丰富的工艺银器饰物与苗家婀娜多姿的妇女形象相得益彰,如第八届全国美展中的作品《潇湘女》,银饰堆塑出民族精神和人性的张扬,有机地与工笔画平面处理画面的特点结合起来,为中国画的艺术发展和创新提供了宝贵的借鉴。

王炳炎在艺术表现手段方面,既不否定传统,也不排斥借鉴西方,他苦练“春蚕吐丝”的传统线描技法,又潜心研究西方绘画的色彩技法与手段,尽力去吸取东西方绘画艺术的精华,丰富与提高工笔画的表现力,营造自己的艺术特色,并形成了色彩明快、笔法细腻、造型生动的风格。其中,《胜似亲人》编入全国小学语文课本。不少前辈、专家在《人民日报》等多家刊物发表文章,对王炳炎的工笔画人物创作给子了很高的评价,对画家突出的创作实绩予以肯定。

          

王炳炎对“湘女”的优雅刻画,不仅仅是美化她们的外貌,更是挖掘她们的内心,通过“每一个”人的情感力量,寄托于画面之中,带给读者以深思。《收割芦苇的女人》是王炳炎近年的力作。王炳炎通过洞庭湖那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和正在劳作的妇女,捕捉到了创作灵感,发现并认识到这些劳动之美的艺术本质,将她们的精神面貌艺术化地呈现出来。这是洞庭湖芦苇荡的生存常态描绘,是着眼于对普通民众的人文关怀和个性价值的自我实现,也是画家一种悲天悯人式的心底观照。画面的主角是一群手提水桶,或正在洗浴的中年妇女,她们对未来的生活似乎已经习惯顺从,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底层劳动者,推动着城市生活文明高速发展。她们是渺小而伟大的,仍然有内在人性的强大的力量坚强地“活着”,并在不断地辛勤劳作中,激发出自己的生存意志,绽放出巨大的艺术魅力。王炳炎认为,当代工笔画创作和发展的本质不能仅仅满足特殊表现技法(如肌理等)本身的艺术表现特色,而是要明确工笔画艺术本质是有益于主观精神情感的表达,工整严谨的勾勒与疏淡自由的写意融为一体。如《收割芦苇的女人》不加矫饰的质朴之美,通过工笔画的这一特殊艺术表现形式展现出来。只有这样才能画出具有时代感的工笔人物大美之作。

现在花甲之年的他,仍旧心系故乡之土。王炳炎对劳动妇女的深情关注,与他一直作为底层劳动者的身份立场有关,也与他尊重劳动、尊重劳动者的健康心态有关。普通人民群众是可爱的,着眼于对普通民众的人文关怀和个性价值的自我实现的王炳炎,更是一个可爱的人。王炳炎是-位有良知的画家,一位难得的“苦行僧”,我们希望他在艺术道路上继续苦行,取得更大的艺术成果。

相关链接

王炳炎

1951年生于湖南长沙,1985年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曾任中国当代工笔画学会理事、湖南省美协理事、湖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现任湖南理工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现代工笔画院导师,中国美协会员、湖南省文史馆馆员。作品人选第六、第八、第九、第十届全国美展,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奖(最高奖),全国首届职工美术·书法·摄影展获一等奖,第三届全国工笔画大展铜奖,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铜奖。作品收入《中国美术全集》等辞书,并被中国美术馆等机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