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馆员动态

《书法报》专版刊登采访康移风馆员报道

时间:   2020-05-09 16:05

编者按:421日,《书法报》“关注”栏目10-13版面专题刊登采访康移风馆员,该报道由书法报社副总编辑兰干武围绕康移风馆员创作《千里湘江图》的情况进行采访。

以下为采访原文:

泼墨湘江

兰干武(以下简称“兰”):康先生,您好!您怎么想起画《千里湘江图》?

康移风(以下简称“康”):我在2015年就有了这个想法,当时去湘江流域采风,还特地去了湘江源头走了一趟.感觉整个湘江的艺术表现很丰富,当时没有说把它作为一个创作项目来做,只是初步有个想法。在2016年的时候又去了一次,还去了周边的一些有历史文化的城市。2018年,湖南国鼎文化董事长黄作先生策划中国画长卷《千里湘江图》创作项目,并约请我的三个学生(邹力农、吴金球、秦晓)共同来完成,这个正好也和我之前想法相吻合。但是真正接这个任务是在2019年的年初了,因为之前对此已经有一些铺垫和心理上的感受了,所以再来创作就不会很陌生了,再就是因为我们是湖南人,对湖南的山山水水也比较熟悉。

兰:大家都知道您是画人物画闻名画坛的,您画《千里湘江图》心理上有没有障碍?

康:我是画人物画的,其实平时也画一些山水画,在一些专题创作中,也会画一些山水。最开始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自己也有些犹豫,毕竟我是画人物画的,湖南有很多优秀的山水画家,但是这次活动的主办方是相信我的,而且我的这个创作团队也有这个实力。一开始这幅作品没有那么长,草图也就三十多米,后来经过讨论,添加了一些东西,内容就慢慢丰富了,表现的东西更加广泛,最后的尺幅也加长了。另外,刚开始作品的宽度没有那么宽,主办方和我们自己也觉得这幅画的气势不够,最后就把高度加高了,尺幅也加长了。这幅画的内容基本上是表现湘江,而且是从上游开始画到下游,把湘江经过的几个主要的点都画进来了,包括几个名山和经过的六个城市,有衡阳、湘潭、长沙等。湘江是湖南省一个很重要的工程,政府呼吁大家保护湘江,保护我们的母亲河。我们也是通过这个创作,把该表现的表现出来,但是这个也有难度的,我们都知道中国山水画不好画现代的城市的房子,尤其是又要表现一个城市的现代感和繁华,这个是要有取舍的,还有就是怎么用中国画的笔墨来进行创作,这个也是很重要的,这些我们团队都经过了反复的推敲。这幅湘江图不能画得像一个地图一样,那样太刻板,但也不能画得太单纯、太单一,画面还得表现出时代特征和城市繁华。这次创作的过程很愉快,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你也知道,艺术家在创作结束了之后,往往会有一些遗憾,总觉得有些地方还可以画得更好一些。但是,最后这幅画的整体还是不错的,也达到了我们一开始的预期。湖南、湖北属于楚地,自古以来,长江以南就是蛮荒地带,因为地域的特点,湖南人也是有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所以湖南的山水有大山大水,也有崇山峻岭,整幅山水我们想把湘江的个性体现出来,努力追求厚重、沉着、粗犷、大气的创作风格以表现潇湘山水雄浑苍茫、郁郁葱葱的自然风貌。

兰:您之前也到各地采风,对山水画也有一些积累,从人物画的笔墨转化到山水您并不感觉到有什么障碍。

康:您说到了一个问题,就是画家关门造车是不行的,对于我们做美术创作的人来说就是一定要走进去,尽管我们对湖南的地域比较熟悉,湘江也去了多次,当真正创作的时候脑子其实还是很空的。在接到创作任务的时候我又去了一次,去了南岳、衡山的北峰和湘潭的诸多城市,去年夏天,为了画长沙港,我们又跑去一次,天气很热。这种创作只有深入进去,把真正要表现的东西画出来,才能游真正的体会,才能达到自己创作的起码要求。我的团队在这方面做得比较认真。

兰:要深入生活,绘画首先是要感动自己,艺术家还是要有创作激情的。

康:是的。绘画要有一种直接的感受,直接从自然中来感受,来打动自己。就像南岳,我们去过很多次,在画的时候我们又去了实地采风。

兰:南岳是很大一片,画的时候还是要选几个重要的景点。

康:是的。我们是画一些南岳和湘江有关的景点,需要把重点体现出来。

兰:您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借鉴像《富春山居图》这类的长卷作品?

康: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也明确了一个主题,就是不能为了画湘江而画湘江,也不能把它纯粹作为一个山水画完成,而是要表现生活气息,一方面要有时代感,一方面要有生活气息。像《富春山居图》和《清明上河图》我们都有借鉴,比如《清明上河图》主要是表现繁华的商业街,我们在画城市群的时候也有意识安排一些场景,比如社区公园、人民的生活场景、买卖等现代生蹭场景。兰:与现代的生活更接近,更接地气。康:这样也可以使长卷的内容更丰富一些,而不单纯只是山水,要加入一些有生活情趣的东西。比如我们在画洞庭湖时,会加入一些渔民的身影,如他们正在收网、打鱼、晒衣服等。

兰:洞庭湖现在还有以打鱼为生的渔民吗?

康:有。在创作画中新农村时我们也是有这样的思考,新农村该怎么去表现,按照我们的创作思路来说,整幅长卷是以水墨为主的,但到了画城市群、画新农村建设以及画洞庭湖时,我们就想着怎样能表现得生气勃勃。您坐高铁经过湖南这一段时,可能看到过现在的新弄村里有很多红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它们周围都是绿色的田野,很漂亮,很有生机。当时我们就思考着能不能把这种场景画进去,但这跟其他的场景协不协调呢?因为前面的都是以水墨的感觉呈现的。

兰:太突兀了也不行。康:对。当时我想着要展现新农村,就一定要把这种生气勃勃的感觉表现出来,而红色的房顶正体现了现代新农村的建没,所以我们决定试试看,表现出红瓦、白墙,但树、田野和画面中大的背景还是以水墨为主,整体出来的效果还可以,整个色彩关系和水墨关系也比较协调。兰:这幅《千里湘江图》中的山水都是以水墨表现的吗?有没有着色的地方?

康:山水这一块有的地方着有淡淡的青绿色,但整体还是以水墨为主,在笔墨表现上,采用大胆用墨的方式,有的地方大写意、大泼墨,有的地方则细致一些,整体上使画面显得厚重一些,体现出一种沉稳的感觉。

兰:这幅作品是您和您的三个学生一起创作的,长卷的整体构图由您来把握,那您的三个学生是从哪一块去创作的?

康:主要根据他们各自的特点来创作,有的擅长画树、有的擅长画房子、有的擅长画船,而我则整体进行调整、协调。

兰:整个创作花费了多长时间?

康:前期画草图等花了一个多月,开始上纸创作花了三个多月。

兰:前期肯定会耗费一些时间,多方征求意见并多次讨论才能定下初稿。

康:只有集中大家的智慧才能顺利地完成。

兰:刚才在创作视频中看到,在快完成时,您很开心,边唱边画。

康:是的,创作过程中我们很开心,经常开玩笑说,画树的是林业公司的经理,画房子的是房地产公司的精力,专门画电线杆的是电力公司的经理。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很愉快的。我提出的一些主张大家也都是赞成的,哪些地方该怎么加,该怎么调整,大家也都会按这个思路去调整。

兰:您是这幅长卷的灵魂啊。这幅长卷创作完后,接下来您还有什么计划?

康:之后湖南省文史研究馆要举办一个毛泽东专题的创作项目,围绕这个项目我要完成两幅作品,一幅是《黄河颂》,表现毛泽东当年转战陕北的场景,另一幅是围绕“血战湘江”这个主题创作。这两幅画最迟要在明年完成,还有一些创作计划正在酝酿当中。

兰:是像《千里湘江图》这样的大作品吗?

康:刚才提到的两件作品其实都比较大。

兰:也是长卷的形式吗?

康:不是,但画幅也是比较大的。《黄河颂》的草图我已经完成第一稿了,将山水和人物相结合。

兰:您以前是以画人物为主,现在又创作这么大的山水画,以后会不会将两者结合起来,不划定很清楚的界限,比如说像您刚才提到的《黄河颂》。

康:遇到一些大的选题,可能不会将山水和人物分得很清楚,还是要根据具体的创作内容来决定,如以人为主,那就主要画人物,如以景为主,那就主要画山水,人物为辅。

兰:艺术界有一种声音说,不论是人物画、山水画,还是花鸟画,都可以称为水墨画,界限划分得不是很清楚。

康:中国画根据不同的形式可以分为工笔画、写意画;按画种可以分为花鸟画、人物画、山水画,有的画家多年来一直创作一种画种,有的则只擅长画一种画种,每个人的侧重点不一样。一般情况下,人物画家对于花鸟、山水都是要比较擅长的,因为在创作时不可能只画几个人物就行了。山水倒家有时也画一点人物,有的画得也比较精彩。

兰:是的,像齐白石,山水、人物、花乌舞比较擅长。一个有修养的画家,虽有自己的侧重点,但山水、人物、花鸟都是可以画的。

康:我经常跟学生讲,不要侧重于一种画种,可以画花鸟也可以画山水。另外还强调一点就是要多读书,如画论以及一些艺术类书籍。

兰:您说的这点很重要,一个人的修为可以在绘画作品中反映出来,格调高低一看便知。

康:绘画技巧的东西是好解决的。

兰:怎么画,老师一教就会了,而往哪里画则要通过读书即自身的阅历去解决了:

康:对,得通过多方面的积累加强自己的修养,如音乐、文学等,对以后的创作都是有好处的。

兰:平时可以写一些手记,字数不用太多,不用像写文章那样,需要开头结尾,一段小文字就够了。

康:是的,随时记,可以就写在速写本上,把创作时的一些感悟及时记录下来,几十个字就够了。

兰:积少成多。祝贺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创作完成这么大的一幅长卷。为创作这幅长卷,您每天花费十几个小时是很辛苦的。

康:还好,也没有感觉到很累。

兰:您是因为喜欢这个东西,挚爱这个东西,才没觉得累,而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康:创作过程是很愉快的。如果感觉到累了,那恐怕是画不好;也画不下去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这种感觉。

兰:期待康先生创作出更多佳作。

康:谢谢!你们辛苦了。